让相机成为保护生态环境的利器!

中国野生动物保护协会科学考察委员会官网

查看: 413|回复: 3

朱鹮之乡洋县探宝记 撰文、摄影/刘逢安

[复制链接]
发表于 2019-7-2 09:04:36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朱鹮之乡洋县探宝记


撰文、摄影/刘逢安


DSC_9961.JPG

     2019年2月9日,农历正月初五,我乘高铁到“朱鹮之乡”——陕西汉中市洋县。开始探寻富有“东方宝石”美誉的国家Ⅰ级保护动物朱鹮。
      早晨7点左右从北京西站出发,到西安换乘刚刚开通一年多的西成高铁,历时5 个多小时抵达洋县西站。从西安到洋县,全程不到200公里,行程只1个多小时。这条于2017年年底全线开通的西成高速铁路,最大的亮点是一路穿山越岭。从西安过阿房宫、鄠邑站后,列车便开始在秦岭隧道中穿行。西成高速铁路陕西段工程以桥梁和隧道为主,桥梁和隧道占比高达90%。穿越秦岭山区线路总长135千米,单隧道就有127千米,这127千米全部在西安和洋县之间。

DSC_0486.JPG

(田间朱鹮)



DSC_9963.JPG
(飞翔的朱鹮)



DSC_8067.JPG
(红嘴相思雀)

     到了洋县车站,我叫了一辆出租车,拉我到不足7公里的“朱鹮人家”。上车后,我问司机到达目的地的价钱。“平日15元左右,现在是过年期间,要30元。”听罢,我在心里回应了一句“天下乌鸦一般黑”,最终还是上车走人,踏上洋县寻宝之路。
     到达寻宝地之后,隔了一天的早晨,天气尚好。在“朱鹮人家”有一位悉知朱鹮活动规律和生活、栖息环境的当地老乡,在他的引领下,我们的“探宝”之旅正式开始了。一天里,我们走乡踏田、穿山越村,在洋县的村庄、田埂、河流间流连、徜徉、寻觅,先后在5个地点,近距离欣赏、拍摄到30多只朱鹮觅食、洗澡、休憩的画面。
     清晨,在县城的一条河的岸边,10余只朱鹮在“不管不顾”地低头觅食,只是偶尔抬头张望一下,在感到没有打扰的情况下,继续“我行我素”。我把相机架在河边一个稍稍隐蔽一点的地方,等候朱鹮渐渐向我飞来,有两只朱鹮竟然飞临距我只有10米左右的地方,发现我在用镜头和它们打招呼,它们也只是立起身子,打量了我一番,便继续“不管不顾”觅食去了。
吃过午饭后,在汉江下游岸边,看到5只朱鹮正在江边洗浴、梳羽、小憩,只是距离远一些,但依然可以领略到它们高雅的身姿、丰满的羽翼、靓丽的身影,更能感受到它们对这片江河土地和天空的依赖、眷恋。
     朱鹮是世界上最濒危的鸟类,几近灭绝。资料显示,在1981年以前,鸟类学家最后一次见到野生朱鹮是在1964年,之后的17年时间里,再无人见过野生朱鹮的踪迹。就在即将宣告朱鹮灭绝之际,1981年5月,中国鸟类专家在陕西洋县发现了世界上仅存的7只野生朱鹮,为保护这一物种留下了最后一道曙光。30多年来,中国朱鹮保护取得了重大成就,种群数量已达3000多只,野外种群数量也有2000多只。在洋县,朱鹮成为金字招牌、生态品牌和文化符号。
     在县城、乡村行走,处处可以看到朱鹮的雕塑和以朱鹮命名的街区、景点、公司企业,处处可以看到保护朱鹮的宣传标语和警示标识,处处可以看到朱红色的羽翼在蓝天下、楼宇间划过的优美景象,处处可以看到三五成群的朱鹮在离耕种的农夫不远处的田中栖息、觅食,那或许是最令人难忘的人鸟和谐共处的温馨画面。

DSC_1840.JPG

(黄臀鹎)


DSC_6770.JPG

(灰胸竹鸡)

DSC_1708.JPG


(酒红朱雀 )

     说起朱鹮的保护,不能不提到一个人,洋县“朱鹮人家”的主人华英。这位“草根”出身的“鸟专家”,经过17年的执着和坚守,成为远近闻名的爱鸟护鸟人士。
     如今,小小的“朱鹮人家”成为“世界自然基金会观鸟基地”“陕西省野生动植物科普宣传教育基地”。这位曾获得过“斯巴鲁生态保护奖”,还曾受日本朱鹮保护协会邀请参加日本环境教育研讨会的“草根专家”,17年时间里,跑遍了洋县3200多平方公里的山山水水,观察和记录鸟的种类、形态、特征、习性、繁殖情况、 栖息分布等近百项数据信息,收集、拍摄自然状态下的各种鸟类资料图片20多万张,撰写文字资料30余万字,建立了一套洋县鸟类分布动态档案,为研究、保护、拯救洋县境内以朱鹮为代表的鸟种,提供了翔实、丰富的资料。
     说起洋县的鸟,华英如数家珍。“只要听到鸟儿的一声鸣叫,看到煽动翅膀的姿态和频率,我就能辨明鸟的种类,说出鸟的名字。”17年和鸟的“亲密接触,练就了华英“闻声辨鸟、观态识鸟”的“绝活”。
     说起朱鹮,华英更是津津乐道、如数家珍。“洋县是朱鹮的夜宿地、繁殖地和重点觅食地。”华英说,“朱鹮有‘爱情鸟’的美誉,它们一生只会选择一个伴侣,而且是至死不渝守地护爱情。如果一只伴侣死去,另一只则终生‘不娶不嫁’,这也是朱鹮繁殖能力低,成为稀有鸟类的原因之一。”
     近几年,为了更好发挥“野生动植物科普宣传教育基地”的作用,华英在离家10 多公里的地方,租用了一块山地,建立了洋县拍鸟、观鸟基地。每天有专人负责打理,定点投食送水,为过往的鸟补充能量。这些当地的留鸟也“慕名前来” 蹭吃蹭喝,每天活跃在“基地”的鸟至少有二三十种。
     红腹锦鸡是这里的常客,它们或是悄悄躲在周边长着杂草的石块儿上,或是约上一位“佳人”漫步,又或是两只雄性的红腹锦鸡为了一位“女郎”争锋,总之有它们在的地方总少不了热闹。红嘴相思雀的出现和红腹锦鸡的热烈是不同的,它们太过于小巧,却透着一股子灵动,尖尖的小红嘴似是冬天里最亮丽的点缀,让人挪不开眼。灰胸竹鸡也在镜头前探头探脑,机灵的样子配上略显圆润的身躯为冬日平添了几分笑意。还有酒红朱雀、灰翅噪鹛、白喉噪鹛、灰头鸫、灰翅鸫等20多种秦岭山脉特色林鸟,都在我的镜头中留下了身影,让我这一趟洋县探宝之旅配得上这四个字——收获颇丰。
     洋县之行,是一场真正的探宝之旅,这次探寻到的宝贝不只是朱鹮和生活在这里的各色鸟类,还有在朱鹮之乡处处展现出的人与鸟的和谐共处。蓝天之下的陶然忘机,在洋县是这样真切,让人久久不能忘怀。


此文发表于《旅游纵览》2019年4期

评分

参与人数 2赞币 +200 收起 理由
锦州老蔫 + 100 120个赞!!!
美达数码66 + 100 120个赞!!!

查看全部评分

发表于 2019-8-2 11:29:10 | 显示全部楼层
精彩精美佳作   感谢分享    欣赏学习问好!!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返回顶部